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纳兰妙殊

书当快意读易尽,文欲惊世期不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邮箱】wisely1229@163.com 【微博】 http://t.sina.com.cn/1799550907/profile

网易考拉推荐

听戏  

2012-01-06 20:52:16|  分类: 回文锦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这是小薛第一次听戏,怕他的初体验影响此后的接受,不敢挑“锁麟囊”,选了“穆桂英”(可惜当天没三国戏)。梅兰芳大剧院七点半,120块钱,座位是三楼的便宜楼座儿,楼下的池座儿要七八百甚至好几千。座椅排得很密,让人只能臀尖贴紧座椅根子、正襟危坐。四下一望,全是一颗颗花白的头。估摸怕冻着老先生们,暖气开得太足,燠热难当,不得不脱了又脱,只剩衬衣。卸下的大抱衣服不是皇帝新装,没法凭空消失,团一团,窝到座位下面。
跟他说:以前的戏园子,跟楼下小二吆喝要手巾板儿,他会一伸手给你飞到楼上来,可惜现在没这招待了,其实,现在如果“嗖”地给飞上来一袋心相印湿巾,也算历史传承……  
……听众中洋人不少,前一排就坐着两位,卷发高鼻呢大衣的绅士和金发眼镜小姐,身边都各有中国伴侣;身后还有两位模样英朗的络腮胡小伙依傍而坐,似乎是中东人。黑灯,开戏。 
前几场矛盾最集中,天波府寿宴一场,穆桂英与柴郡主婆媳知悉杨宗保死讯后,相约隐瞒,含泪应承高堂,直到佘太君再三逼问,真相大白,郡主发一声喊“婆婆”,心力交瘁、悲苦无限地瘫倒在地上。我也忍不住落泪,环顾四周,好些老太太都提起手背抹眼睛。想起跟妈听《龙凤呈祥》,吴国太和孙尚香唱别宫,也招得台下老太太个个掏手绢。几次小声问他:不觉得闷吧?他摇头,四个指尖支着太阳穴,拇指托下巴,眼睛睁得大大的,倒听得很认真。  
中场休息后再回来,后面两位胡子洋青年已经走了;绅士与金发小姐尚在。锣鼓再起。不远处一位老先生闭着眼睛,一只手不断在空中来回舞动,像指挥似的。2个小时40分钟,后面有些冗长,老听众们很多坐不住,2个小时左右就有人退场了。薛另一边坐着一位孤身大娘,她从佘太君挂帅就开始打盹,头一点一点的,下巴有节奏地撞胸口,有几次差点栽到薛的肩膀上。大娘穿得很胡乱,花棉布坎肩,白发显露廉价的修剪茬口。他跟我低叹道:准是儿女献孝心给买了票,当妈的为了不辜负这个心意……    
戏散了。穿衣服的时候实在忍不住,轻轻向前面那位绅士喊hey guy,问他觉得故事怎样、能不能明白,绅士一边系围巾一边用好听的不列颠英语说自己明白了,又指身边的女士:我有翻译;我再问how about the lyric(觉得歌词怎样),他微微一笑说自己enjoy the music(确实,词儿估计他能懂一两成就很不错了),又说他很喜欢这个故事的dramatic effect(戏剧效果)。欠身跟绅士道别,下楼出戏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