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纳兰妙殊

书当快意读易尽,文欲惊世期不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邮箱】wisely1229@163.com 【微博】 http://t.sina.com.cn/1799550907/profile

网易考拉推荐

夏日里最后的玫瑰  

2011-04-20 00:05:26|  分类: 电光幻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小时候妈妈和爸爸喜欢听一首歌,叫做《夏日里最后的玫瑰》,印度尼西亚华裔歌唱家陈蓉蓉演唱,收录在她的一盒“世界名曲选集”中。那歌词译得简洁且韵脚妥帖:

“夏日里最后的玫瑰,独自幽然开放。她那些可爱的姐妹,早已不在枝头上。也没有一朵蓓蕾,终日陪伴在她身旁,去映照她的红晕,一同叹息忧伤。”

“夏日里最后的玫瑰”,这真像欧亨利一个短篇小说的名字。歌词又像海涅的短诗。独自、蓓蕾、红晕,真真再凄美也没有了。至今我仍能清晰记起女歌唱家的每个吐字,她二十岁才归国,中文始终不甚好,像史湘云似的有点咬舌子,益增其美。她还唱了《吐鲁番的葡萄熟了》、《莎莉楠蒂》之类异域风情的歌。母亲也很喜欢这盒专辑,把它夹在郑绪岚、邓丽君等人的磁带里来回放。
但我只静静地等着我的玫瑰。一旦前奏响起就满心欢喜,浑身上下都张开耳朵,像贪婪的海绵掉进温水里,陶醉在虚无的馥郁香气中。

(巴尔扎克说:那朵玫瑰,就像所有的玫瑰一样,只开了一个早晨。)

——这是后来找到的歌曲背景:此歌是爱尔兰民歌,歌词作者和曲调改编者是托马斯·穆尔,穆尔根据米利金的歌曲《布莱尼的丛林》的曲调改写成《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》。贝多芬曾加以改编,门德尔松也用它写过一首钢琴幻想曲,德国作曲家弗洛托将它用进歌剧《玛尔塔》中。在歌剧里,这首歌被安排在这样一个情节中:村民隆涅尔倾心于到雇佣市场游玩、化名为“玛尔塔”的女官哈莉特,偷取了她带着的一朵玫瑰花,要她唱一支歌,才肯把花还给她,于是“玛尔塔”就唱了一曲《夏日里最后的玫瑰》。 后来,这首歌被作为德国电影《英俊少年》的主题曲。世界上很多女歌唱家都喜欢选唱这首歌。

耳朵里的听觉细胞和味蕾是另外一种更生动的记忆载体。旋律和气味往往能像琥珀一样封存人生的碎屑残片。我的夏日玫瑰,烙印了老屋柔和的灯光,吱吱转动的录音机,白玫瑰一样美且香的母亲,温柔年轻的父亲。彼时广大世界犹是个遥远的奇妙仙境,“夏日里最后的玫瑰”是从仙境婉转飘来的一缕凄楚幽香。那种小童特有的默不作声的等待,在数年后找到“知音”:when Iwas young I listen to the radio,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.....
如今知道,那一心一意的辰光,才是再也回不去的仙境。

后来大了写作文打比喻总忍不住掏出玫瑰和夏日(莎:我可否把你比做一个夏日?),人家都说俗,也不换:眼波有如夏日海洋、肌肤糅和了玫瑰红。席慕容说她两岁时滚下山坡,震撼于一朵“好大好大蓝色的花”(长大了她知道是鸢尾花),从此记了一辈子,因为那是浑沌初开、头一次领受了“美”。小波所说的每人都有的诗意世界,我也有的:我的那个小世界生满红晕照人的玫瑰——每一朵,都是夏日里最后的一朵。

——夏日里最后的玫瑰,独自幽然开放。她那些可爱的姐妹,早已不在枝头上。也没有一朵蓓蕾,终日陪伴在她身旁,去映照她的红晕,一同叹息忧伤..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9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