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纳兰妙殊

书当快意读易尽,文欲惊世期不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邮箱】wisely1229@163.com 【微博】 http://t.sina.com.cn/1799550907/profile

网易考拉推荐

文科生与工科生的两种论文  

2010-01-31 21:01:12|  分类: 纸上光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临毕业写论文时候,我跟我男人在一起。他是学土木工程的,跟我同级,毕业时俩人一起做论文。他的叫毕业设计,需小组合作设计一座跨河大桥。我先是晃荡了半个学期,而他一直在电脑前吭哧吭哧地用CAD画图,计算,搞了两个多月;我在旁边看小说,悠哉得很。到要交论文一稿的前两周,我用Google检索了一些资料,又上院里的资料室把与我的论文有关的前辈文章找出来,敲进电脑粘贴在一起,再把自己的观点写上一两千字,凑上文献综述和参考书目,居然亦皇皇四十页。此时我男人的设计的大桥也出了初稿。我和他去打印店,打印机很快把我那四十页吐完了,然后是他的:先十几张大图纸:构造图、配置图、地质剖面图、断面立面图、……后接正文,包括对水文、风力、滑坡等各种情况的估算、方案设计和对其稳定性的安全监测设计,每一步都佐以若干公式及文字分析,每一根钢筋的受力都算到了小数点后面……足有一百二十多页,跟着有对国外该领域技术的现状介绍,最后加上前后目录、摘要、文献综述等等零碎,拢共两百多页。此时我那薄薄四十页放在边上一比,泰山鸿毛,庶几相似。

作为文科生,我一向颇为自许,觉得他们学理工的人腹笥几无,坐论立谈惟讷讷而已;这时候已然满怀敬畏——人家的成果是经过一步步严谨计算推出来的,能真的变一座桥,造福人民(他们的论文有相当的操作性要求);我那四十页是拍脑袋拍出来的,能变什么?只能丢进学校档案室变虫子粪。

我满怀敬畏地问我男人他们的学术研究些什么,他举例跟我说,他们系的一个院士,现在正研究公路弯道——弯道弯成多少度,是让汽车转弯时乘客感觉最舒服的度数。我听了做声不得。当然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在细枝末节的程度上,跟研究李商隐是否与某女道士有染类似,但我觉得两者有性质上的不同:前者再小,研究出来也是对人类更好的未来的贡献,后者恐怕就不好意思说是贡献了吧?

咱们国学里面,似乎大多还都是跟我的论文类似的东西:不需要什么证明、推导,“说什么就是什么”,一套理论立出来,成功与否只在于立论者能不能自圆其说——孟子就是这态度,他老人家“养浩然正气”,然后就觉得自己什么都对,不同意的就是禽兽、小人;至于朱子阴阳五行、王阳明“心外无物”那些,反正他们说着你听着就是了——都是没法证明,玄而又玄的东西。

最明显的例子是,咱们说天不生仲尼,万古如黑夜。欧罗巴鬼子们不曾受过圣人教,可也没儿奸母、子食父,满地拉屎;虽然他们不知天人合一的人间至乐,心思都被那些机械工巧之物弄得奸猾邪恶,可是看一看现在的日子,似乎还是人家的好一些。人家知道除了“说什么就是什么”之外,还是靠公式、计算出来的重要些……

你可以说我不尊重国学,或者批判我是民族虚无主义者,可我还是觉得:要是像我那样的论文少一些,正视它们的价值,可能咱们的日子会早点好起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1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