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纳兰妙殊

书当快意读易尽,文欲惊世期不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邮箱】wisely1229@163.com 【微博】 http://t.sina.com.cn/1799550907/profile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《李献计历险记》:穿过时空中所有的门去见你  

2010-01-31 10:12:01|  分类: 电光幻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一

在说《李献计历险记》之前,先讲讲纳兰做过的一个春梦:在多年前某个春风骀荡的午后,还是纯洁萝莉的纳兰,在绮窗之下坠入一枕黑甜。梦中天光朦胧,一线柔靡笛声在空中载沉载浮。循声而去,蹑足踏入一条青石朱版回廊,廊外花影扶疏、鸟声细碎。也不知走了多远,但见回廊尽头,一位少年倚坐在美人靠上,单衫梨花白,两鬓鸦雏色,手扶一管翠绿竹笛。他回头望我,微笑道:“我等你很久了……”

他之笑眼,宛如盛夏阳光照耀下的汪洋。

然而这春梦刚开始,我就醒过来了。醒来自然无比懊恼,努力半晌,终于再次睡去。

此次果然又回到那回廊中,然而朱漆剥落,叶残花凋,盛景全然不复,空中飘荡的笛声也变得苍凉哀婉。纳兰向回廊尽头狂奔而去,也不知跑了多久,但见回廊尽头,一位老人蜷坐在廊柱下,正吹着一支尾端开裂的黄旧竹笛。

他抬眼望我,漠然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他那陷在褶皱中的眼睛,混浊如雨后黄土道边的泥水坑。

 

《李献计历险记》的海报被做成了建国初期的小人书封皮的风格,乍一看挺土,仔细一看,看到“life sucks”那俩单词,便能知道这片子大体的风格(“李献计”亦即“历险记”的谐音)。简单来说,这是个关于时间与爱情的故事。拿时间当作炒科幻片这盘菜的食材,好的大厨那可是不止一个,好小说好片儿也多了去了。大概是因为生活在蓝色星星上的小地人们,除了脑袋特大、首如飞蓬的老斯坦和瘫在轮椅上淌口水那位,大家都对时间和空间有着集体困惑,于是关于时空的奇想也特别多。在《李献计》里,核心的时间假设是“差时症”和“打穿某游戏就能穿越”,新意自有,但它迷人的地方却不在此,而在于嘟嘟囔囔的旁白、撩人心弦的配乐、光影迷蒙的画面、简单但不简陋的故事……

对于没有特效场面、刺激情节的本片,旁白显得犹为重要。这部短片的旁白文字,有着浓重的王朔(李献计眼睛旁边涟漪一样的圈线,怔忡的眼神竟也颇似王朔)、石康(王倩此名的简约风格,很像石康书中的“吴莱”、“周文”、“陈小露”,有种世俗烟火气的平实曼妙)、冯唐他们这些标准北京作家的文风。为本片做旁白的声音——我假设就是导演兼制片人兼摄像也就是作者本人——带着浓重的鼻音,有貌似平淡的语气、纯正的京味儿的腔调,透露出典型的北京青年性格:死鸭子嘴硬,就算心口已经疼得像被千刀万剐得成了一摞一涮就熟的肉片、已经像春哥的歌一样碎成粉末碎成饺子馅儿,也要努力撑持住外边这一具玩世不恭、满不在乎、满嘴跑火车的躯壳金枪不倒,继续淡定地贫嘴——比如,李献计在曾经与王倩缱绻的人民公园回忆“过去的好时光”,险些飙泪,然而他嘟囔道:就算我再触景生情,也不能没出息地跟这儿潸然泪下吧。

本片中段的“猪肚”有大段对《通缉令》的致敬,连作者自己都说“觉得这段跟全片基调完全冲突”,不过广大观众还是从李献计偷运玉玺、与安吉丽娜朱莉一起开飞机打恐怖分子等等段落中,找到了笑点和兴奋点。不过本拉登说河南话这点其实是败笔。这么一地道的北京青年,我觉得他不可能没听过四大名著之一:《西征梦》(原著+原唱:郭德纲),在《西征梦》里,河南话的声优人选和海外代言人已经被小布什拿下了。真正的创意之士,应该是不屑借鉴别人的创意的。一张一弛,一刚一柔。这一段阳刚之气十足,配合着磅礴动感的《黄河大合唱》,节奏感与画面的接续都拳拳到肉,十分精彩,冲淡了全片弥满的伤感、自恋、萎靡。在此段中,大总统之女“安吉丽娜朱莉”问: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女孩?李献计说:我只是为了从分手后的世界逃走——此即点睛之句。

话说像我这样的傲特曼——没打过电玩,不知道啥叫掰盘、梅原大吾,没听说过三唑仑、某冰岛后摇乐队的歌,没认出那架飞机是苏32、那挺冲锋枪是M24狙击步枪——再加反应迟钝——看到“李莲英走了”的时候居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那是“康熙来了”的下联,于是在看前面“在中日友好关系史上点下了小黑点”、“日本祥林嫂”、“我还得找本拉登要钱”等段落,始终处于冷眼旁观的无感状态,甚至李献计回忆他与王倩在一起一段,虽有“我感谢我的差时症,让我能以世纪为单位,和她在一起”这样的警句,也无法让我激冻。直到我看到海滩上那一幕,但觉呼吸一窒、怦然心动,从此才真正入戏。

在那个很像《肖申克救赎》的片尾出现的海滩,李献计见到了从未来回来的、熟稔地叫着他的外号“献计献策”却已不再爱他的王倩。音乐在海洋上空隐约地低嘶,就像隐忍不发的悲哀。李献计嘴里说出的是无所谓的话:“我明白”、“都回去吧,我还得接着打游戏呢”。他但心里疯狂播放的是这样的嘶喊:

——干嘛说这些,你知道我有多想停下来留在你身边。

这些嘶喊都化作在画面之间闪现的无声字幕。

我估计看这片子的人都经过这样的阶段:看头一段时觉得:“还行吧”,看到中段时从电脑前慢慢直起身子:“有点意思”,看到最后一段,正襟危坐,完全被它征服。使《李献计历险记》像仙鹤一样绰约地立在众多网络恶搞短片之中的,正是那带有哲学意味的最后一段:在游戏被“打穿”之后,吉他声铮铮响起,约翰列侬的声音摇曳升起,迷离致命的气氛像致幻剂烟雾一样扑面而来,最华彩的部分登场了:李献计走进了那扇能达成梦想的穿越之门。

然而,那竟只是无数的穿越门之中的一扇。

而千千万万扇门后面,是千千万万个可以重新开始的时刻。

——氧化钙,杯具了。

所以,在他找到正确的门之前,他就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之前做过的事:进入一扇门,在那里的世界打穿游戏,走入另一扇门,并希望门后面是自己想要回去的世界。

——当然,这个创意并不新鲜。至尊宝举着小铁盒振臂高呼:“般若波罗蜜”,还不就是一遍一遍地穿了再穿。不过至尊宝并没回到他起初想要回到的那一刻。他在狂奔的路上遇到一个白衣姑娘,并在那里停了下来。然而李献计是个执著人,他不肯停下来,也因惯性而无法停下来。当然,观者都猜到他最终会见到王倩的——在巴赫的《G大调大提琴组曲第一号序曲》中,一切显得平静欢喜,时光旅人李献计在落日的橙色光辉中见到了他苦苦寻找的“初次见面的王倩”。但是此际汹涌的时光已经把他变成了老人。大提琴中那缕阴险地埋伏着的、宿命似的悲剧感,此际豁然开朗。

 

《李献计历险记》是一部极度随性、且私人情绪化的短片,是某失恋宅男的南柯一梦,充满嗑药后的喃喃自语。它跳脱的画面和简洁的图像,准确地再现了曾在大部分人心底出现的幻觉,精准的音乐、透亮明澈的思绪和语言,则与画面配合得无比默契,如虎添翼一般令这个故事更有直达人心的力量。

王小波说: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。在我看来,那个世界应当是这样的:有一个永远处于充足日照之下的汪洋,时而恣肆时而安宁,泛浮碎金般波光,其潋滟如情人眼,其狂暴如河东狮;在无比浩大的天空与海洋之间,漂浮的是无数厚重的、轻薄的、弯曲的、绮靡的、危险的、摇摇欲坠的、轻如鸿毛重若泰山的臆想、意想、意象、异乡、异香……

《李献计历险记》的作者,领我们去看的就是他的世界,他的海,他的狂想。

如此迷人的汪洋,如此迷人的狂想。迷离惝恍、如梦乍回。

当然,它如此受追捧的原因,我认为是国人对“体制”之外、“规矩”之外的东西特别有兴趣,且绝不吝溢美之辞,有些拥护者甚至振臂高呼,称应该把《李献计历险记》拿到星条国去参加奥斯卡——说实话,《李献计历险记》是个好同志,不过没好到“那个程度”。老话儿咋说来着:“三年不见女人,见了老母猪都觉得是双眼皮的”。当然,李献计当然不是老母猪!跟“虹猫蓝兔”、“麋鹿王”一比,他简直算是天仙了。

既然“民族的才是世界的”,那么是否可以说“内心深处的才是全人类的”?

有些电影,就像是夜莺把自己的胸口抵在刺上、用心血造就的玫瑰花;也有些造电影的人舍不得自个儿的血,于是用心琢磨工艺,制出一朵绢花,看客也能欣赏赞叹其艺之精。然而,如今在咱天朝上国的情况常常是——“靠!拿番茄酱往大白布上一抹就拿来糊弄我们,你当我们2啊?!”

这样,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我们猛地见到一朵心血滋养出的野百合,会觉得它那样楚楚动人。

 

在看到了《李献计历险记》,多年之前,纳兰曾经做过的那个奇异的春梦得到了解答:或许梦境是现实、现实是梦境,而那少年、老人和纳兰,都是不自知的差时症患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14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